文学诉求中的_民间_含义_以莫言为例

发布于:2021-05-15 02:22:47

第 31 卷 第 2 期 2011 年 3 月
JO U RN A L

孝感学院学报
OF XIA O G A N U N IV ERS IT Y

VO L . 31

N O. 2

M A R. 2011

文学诉求中的/ 民间0含义
) ) ) 以莫言为例 张




( 中国政法大学 学报编 辑部, 北京 100088) 要:/ 民间0 、 民间文化0在不 同谈论者的心目中, 含义是各不相同的。莫言对/ 民间0的理解, 更接 *于 /

本真的、 纯粹的人类学、 民俗学的民间精神, 接*于巴 赫金、 敬文意义上 的民间。人类 学、 钟 民俗学的 视野和 方 法可以引领文学通向生命的大地, 但最终文学要脱离 它们而跃入 生命主体的 现实, 抵达生命主 体精神 的源泉。 在那里, 它将彻底超越文化的外在形态与人为分层。 关键词: 莫言; 文学; 民间; 文化; 生命主体精神 中图分类号: I0 文献标识码: A 文章编号: 1671- 2544( 2011) 02- 0038- 07

一、民间0的多重含义 /
说到/ 民间0、 民间文化0, 在不同的谈论者的 / 心目中, 它们的含义是各不相同的, 因此, 当我们 说到/ 民间0、 民间文化0 的时候, 自然需要提问: / 谁的/ 民间0、 什么意味的/ 民间0。 莫言在5 文学创 作的民间 资源6 一文 中曾谈 到: / -民间. 是一个巨大的话题, 也是当下的一个 热门话题。好像最早是上海的陈思和先生最先提 出, 然后 各路英雄 群起响应。你说你 的, 他 说他 的, 各 有 各 的 理 解, 因 此, 也 就 各 有 各 的 - 民 间. 。[ 1] 在我们看来, 文学诉求中的/ 民间0实际上 0 同陈思和所提的引起广泛响应的/ 民间0概念不完 全一致。 陈思和的/ 民间0概念及其带来的对当代文学 的新的观照、 发现与叙述, 别开生面, 引人注目, 颇 有意义。但他论述的主要是/ 形态化0 的民间, 或 民间文化形态性的东西, 而对文学创作来说, 民间 的意义或价值恰在其/ 非形态化0的存在, 是活的、 生命的, / 非形非名0 状态的民间, 即民间的生命、 民间的生命主体精神。 陈思和在5民间的沉浮: 从抗战到文革文学史 的 一个解释6 一文中曾 明确地 提出他 所讨论 的
收稿日期: 2011- 01- 05 作者简介: 张 灵( 1965)

/ 民间0: / 仅仅是指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上已经出现, 并且就其本身的方式得以生存、 发展, 并孕育了某 种文学史前景的现实性文化空间 ,,即民间是与 国家相对的一种概念, 民间文化形态指在国家权 力中 心 控 制 范 围 的 边 缘 区 域 形 成 的 文 化 空 间。 [ 2] 257 0 可以看出这是以社会主流话语*面中话语权力间的制约和主宰关系为坐标来谈论/ 民间0或 / 民 间 文 化 形 态0 的 身 影 和 位 置, 而 不 是 从 / 存在0层面、 精神0层面来谈论/ 民间0 或/ 民间 / 文化0。 / 以前, 二十年代的普罗文学、 三十年代的-大 众文学. 口号的倡导中, 甚至更早一些, 五四初期 -*民文学. 的呼声中, 知识分子也议论过民间话 题, 不过那时候的大地沉默着, 一切都由知识分子 自己挑起话题, 自己作出结论。然而这次不同了, 战争唤起了民众的力量, 知识分子不但清楚地感 受到那个庞然大物蠢蠢欲动的喘息、 炽热的体温 和强烈的脉动, 而且分明意识到它背后是一片尚 未可知的世界。 0 , ,为了避开那些来自国外的政治对手所 擅长的理论纠缠, 他( 毛泽东) 很策略地提出一个

) , 男, 陕西洋县人,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编辑部编审, 文学博士。

)

38 )

文学诉求中的/ 民间0 含义

新的议题: -民族形式. , 并且用-中国作风和中国 气派. 这样一个含义丰富的概念加以修饰 ,, 可 是在知识分子的眼中, 这个术语代表了另外一种 符号, 那就是在抗战中崛起, 正在被逐渐接受的民 间文化形态。 [ 2] 257- 258 0 显然, 陈文注意的是民间的对知识分子来说 表达为语言形态的部分、 可认读的部分、 被认知的 部分, 而对文学来说最有价值的是民间自身的不 为知识分子认知化或理性过滤的东西, 非认知、 非 形式化的东西, 而且, 对民间自身来说, 民间文化 及大地从来都不是真正沉默的。陈文的这些分析 可以说是精辟的, 但依然着 眼的是/ 民间文 化形 态0, 即着重于某种隐含了表达策略的工具性形式 或语言- 符号形态。 陈文以赵树理的文化观为典型个案来阐述其 / 民间0论题。我们不妨来观照一下坚持/ 民间文 化正统观0的赵树理的文化视点: / 中国现有的文学艺术有三个传统: 一是中国 古代士大夫阶级的传统, 旧诗赋、 文言文、 国画、 古 琴等是。二是五四以来的文化界传统, 新诗、 新小 说、 话剧、 油画、 钢琴等是。三是民间传统, 民歌、 鼓词、 评书、 地方戏曲等是。要说批判的继承, 都 有可取之处、 争论之点, 在于以何者 为主。文 艺 界、 文化界多数人主张以第二种为主 ,,按那个 正统所要求的东西, 根本要把现在尚无文化或文 化不高的大部分群众拒于接受圈子之外的, 以民 间传统为主则无上述之弊, 至于认为它低级那也 不公*。[ 3] 1840 0 不难看出, 赵树理着眼的也是民间传统文化 形态、 形式问题 ) ) ) 当然这并不妨碍赵树理在创 作上一定程度地超越这种外在的形态论。 总之, 尽管陈文中也准确指出了民间文化最 基本的审美风格是/ 自由自在0, / 民间往往是文学 艺术产生的源泉0, / 民间文化往往处于自生自灭 状态0, / 政治意识形态对民间文化渗透改造0会引 起/ 一系列的冲突0等, 但始终主要是着力于/ 民间 文化的形态0和政治意识形态对文化的要求, 是形 态化的/ 民间0, 符号化的/ 民间0, 是与政治、 知识 分子、 政权、 意识形态、 主流文化形态形成同一个 *面、 *台、 *较0的/ 民间0, 基本是认知论的 / / 民间0疆域, 而并非是非形态的、 无名的、 非符号 的、 非认知的, 非意识形态、 非政治、 非主流的生命 主体精神的/ 民间0, 非物质的, 抵制、 无视、 反抗物 质、 物化、 制度化、 秩序化的民间生命精神。

那么生命的/ 民间0、 生命主体的/ 民间0 究竟 为何呢? 我们不妨先看看莫言对/ 民间0的解说: / 我认为所谓的民间写作, 最终还是一个作家 创作心态问题。这个问题的一个方面是为什么写 作。过去提过为革命写作, 为工农兵写作, 后来又 发展成为人民写作。为人民的写作, 也就是为老 百姓的写作。这就引出了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。 那就是, 你是为*傩招醋, 还是作为*傩盏男 作。[ 4] 8 0 莫言还说: / -为*傩招醋. 听起来是一个很谦虚很卑 微的口号, 听起来有为人民做牛做马的意思, 但深 究起来, 这其实还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, ,所 谓-为*傩招醋. , 其实还不能算作-民间写作. , 还是一种准庙堂写作。 / , ,鲁迅是启蒙家, 之后扮演启蒙者的人越 来越多。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谴责落后, 揭示国民 性中的病态, 这是一种典型的居高临下 , , 5红高 粱6我最得意的是-发明. 了-我爷爷. -我奶奶. 这 个独特 的 视 角, 打 通 了 历 史 与 现 代 之 间 的 障 碍。[ 4] 15 0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, 莫言的/ 民间0的根本点 在于/ 心态0而不在于所谓/ 民间文化形态0。前者 是根本, 后者只是其凝固化的一种/ 形迹0, 前者不 是居高临下的, 因此, 这样态度的作家没有与人物 的地位上下的差别, 他们是*等的对话关系, 或者 遗忘了个体的/ 你我他0 的差异, 而每每沉落人物 的内心, 以人物的心与视角、 五官为自己的心、 视 角、 五官, 浑然为一; 他也不抱高人一等的启蒙的 立场 ) ) ) 对此, 王蒙也有明确的体认, 他说: / 莫言 倒是没有那种思想家或社会良心的姿态, 他有一 个艺术家的姿态 ) ) ) 小说家的姿态。 0
[ 5]

因此, 莫

言着意的不是某种外在的形式、 形态或观念、 思 想, 它关心的是人物的内在的心理、 内在生命以及 他们肉体的存在与感受。因此, 他也不作道德的 评判, 这一切评判所代表的思维与话语属于物质 的、 制度的、 秩序的, 认读的、 符号的、 有名的、 形态 的、 政治的、 权力的、 主流的世界。当作家遗弃、 遗 忘、 无视这些的时候, 即构成了生命主体意义上的 解构与反抗, 形成对生命主体精神的表现与张扬, 而/ 民间文化形态0只是 表、 只是一种显 现形 末, 式、 方式或恰切的载体, 真正进入生命主体世界的 是/ 心态0, 作为*傩盏男奶捌浔澈蠡蛑鞯枷 的视角、 立场。所以, / 我爷爷0、 我奶奶0、 我姑 / / ) 39 )





姑0、我姐姐0这些/ 发明0, 成为莫言创作自己的 / 文学世界的一个重要的技术发明, 但这个发明的 精神原理或意义的根本, 即在作为*傩盏男醋鳌 毛泽东在延安时期通过/ 讲话0也曾强调艺术 为人民群众、 百姓、 工农兵服务, 要求作家、 艺术家 发扬传统的、 民间的艺术语言、 艺术形式, 特别是 还强调作家从情感上、 态度上去认同工农群众, 但 实际上, 这种理解和体现的/ 民间0主要还是它的 物质外壳和语言形式工具层面, 即民间文化形态 层面。因此, 这种艺术的目的是为了政治、 意识形 态、 权力体系服务的, 真正的目的是要教育、 启蒙 百姓, 用革命思想武装百姓, 或用一部分百姓的一 部分思想、 情感、 觉悟去感染、 教育更广大的百姓、 群众, 因此, 这一切都是在/ 政治0/ 控制0/ 物质0的 层面、 *较0理解和运用/ 民间资源0, 是在庙堂 / 的立场上观照民间的, 而并非是从个体化的/ 作为 *傩0式的心态出发, 并非是从个体的/ 生命主 体0的精神、 存在本身的对话出发。

的。他在总结自己的研究道路的时候说: / 虽多年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工作, 但资料的来 源和观察的凭借, 大多是取自*人的调查记录和 历史民俗文献, 这样写成的文章, 虽然不能一笔抹 杀, 但从现代民俗的方法论看, 所走的路却不能说 是阳关大道。 / 如果把文学艺术品仅仅当作思想资料来处 理, 那也是狭隘的。因为艺术的内涵, 远远超过思 想。艺术里固然有思想, 这毋庸置疑; 但是, 它还 有感情 ,, / 人们生活在民俗里, 好像鱼儿生活在水里。 没有民俗, 也就没有人们的生产方式, 因此, 文学 要表现人, 表现人的关系, 人的事情和人的思想感 情, 就离不开与之密切相关的人们的生活方式, 即 民俗。 0 从钟敬文的这些论述中我们也可以印证出莫
[ 6] 222- 223, 235- 236

言的/ 作为*傩0的写作的根本意义就在于真正 从心态上*等 地或/ 遗 忘0所 谓身份地与百 姓接 *、 沟通以至于浑然进入他们的内心, 体会感受他 们作为生命主体的情感、 情绪、 态度、 观念, 理解他 们的处境和行为的本意、 意蕴, 而不仅仅是外在的 / 形态0、形式0、 语言词语0。这样, 作家就不会 / / 把自己摆在高人一等的地位, 这样, 作家也才能够 实现巴赫金所说的/ 对话0, 与人物的*等的多重 的对话, 实现真正的、 普遍的、 哪怕是狂欢广场般 短暂的心灵*等的共鸣与交流, 体现出、 流溢出、 放射出每一个人、 每一个/ 作品人物0作为生命主 体所具有的鲜活敏锐的、 有尊严的内心。 而深入了内心, 作者才可能像阿都尼斯一样, 在他的笔下唤醒、 复活人物与世界, 让大地随着阿 都尼斯的苏醒而复活。 钟敬文的文化和文学分层理论和/ 诗的裁判 说0有助于我们从另外的角度进一步探讨莫言的 民间写作命题。钟敬文认为: / 所谓下层文化是指在文化比较发达国家和 民族的文化领域里, 那种跟一般处于高位的上层 文化相对立的处于下位的文化( 严格地说, 两者之 间, 还有中层文化, 这里就不涉及了) 。从社会阶 级的角度看, 前者( 上层文化) 主要是占有优越的 经济和政治地位的统治阶级的成员所创造、 享有 的文化, 后者( 下层文化) 则主要是被统治阶级、 被 剥削民众所创造、 所享有的文化。这两种文化汇 合起 来, 就 构 成 了 整 个 国 家 和 民 族 的 文 化 ,, 0
[ 6] 165

二、 民俗学: 文学的一种 视野, 一种方法?
莫言对/ 民间0的理解, 更多地接*于本真的、 纯粹的人类学、 俗学的民间精神, 接* 于巴赫 民 金、 钟敬文意义上的民间。 人类学、 民俗学作为一种学术、 学科, 难免是 种/ 痕迹0的研究、 文化形态的研究, 它面向民间, 虽然关注于百姓、 生民, 但作为学科, 它的作业的 可施展的层面仍然是/ 物质性0很强的层面, 主要 是千姿百态 的民间生命存在 所书写的印迹 和产 物, 这是民间生命文化的遗留, 它们虽然是一些符 号化、 物质性遗留, 但要真正地理解领会、 复原、 再 现它们, 最终是要理解创造、 遗留、 传承、 享用这些 文化的人民、 百姓, 一个个具体、 活着的生命、 生命 主体。因此, 从生命主体精神的创造、 继承、 保存、 享用的层面来说, / 民俗文化0虽然在物质、 权力、 秩序、 制度、 符号组织的社会主导文化、 主导话语 体系中居于微弱的下层地位, 但却恰恰是一个民 族最为值得珍贵的东西。所以, 钟敬文认为它是 民族文化的基础。尽管作为符号化、 制度化、 物质 化的一门学科而存在的民俗文化学, 操作研究的 材料是各种物化的民俗事象遗留, 但要真正领会、 理解、 把握它们的精髓, 仍然必须如莫言所说, 要 抱着/ 作为*傩/ 的心态去接*、 深入民众的生 活。这是我们从钟敬文的有关论述中也能见证到 ) 40 )

文学诉求中的/ 民间0 含义

与文化三层次论相应, 钟敬文提出了中国文 学三层论, 即: 一是古典文学, 在过去是占压倒地 位的正统的文学; 二是俗文学, 或叫通俗文学, 是 第二层次的文学; 第三就是民间文学, 它是由我们 国 家占 最 大多 数 的劳 动 人民 所创 造 和发 展 的 文学。对钟敬文的文化层次理论, 程正民总结、 评 价道: / 在整个民族文化中, 钟敬文特别强调下层文 化是-民族文化的优秀部分. , 是形成过去整个民 族文化的基础, 这就充分地肯定了下层文化在整 个民族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。在传统的贬低下层 文化的声音中, 这种独到的见解是十分鲜明和大 胆的, 具有一种振聋发聩的作用。[ 7] 244 0 的确, 很久以来, 在整个文化、 文学和知识话 语体系中, 俗文化、 民间文化、 俗文学、 民间文学一 直处于整个知识界主流知识视界的边缘甚至* 线以外, 处 于有意无意地被轻视或无视的境地。 然而正像钟敬文等孜孜不倦一生守望开垦( 或者 说是一小部分人孤守孤垦) 民俗民间文学所发现 并恳切地谏言的: / 我是很客观地考虑如何开拓文 学理论的阵地的。就此而言, 我认为, 民俗学, 也 是一种视野, 一种方法。 0 一种视野、 一种方法, 将带来的是一片新天地
[ 6] 235

果说这三种文化构成一个整体的话, 那么它们共 同构成了一个金字塔结构, 上层是统治阶级的思 想话语, 中间是城市市民阶级的思想话语, 基座底 层是民间百姓的思想话语。我们自然会看到, 从 下到上, 在这三个思想话语体系中, 工具理性、 物 质的成分和权重在不断加大, 而底层的最富于或 接*人性的、 生命的成分, 自然最少包含也最抵抗 / 物质0的、 客体0的、 统治0的、 非人本0的东西, / / / 也是代表最大多数人的思想话语的领域, 因此, 也 是最民主的、 最自然的天地, 也是最直率、 最有反 抗精神的天地, 最崇尚自由、 *等、 自然的天地, 因 此, 当文学的种子播撒在这个底层的沃土上的时 候, 得到的将是大地的最多样、 最自然、 最优良的 养分的哺育。 当然我们在看到上述的底层文化给予文学以 养分, 给予文学在/ 文化形态0 上的丰富的多样性 和使文学的种子更/ 靠*0大地的沃土外, 我们还 可以设想到, 除了有形的/ 物质0形态的多样性资 源和空间上的/ 亲*0本源外, 文化、 文学的不同存 在、 传播方式, 也使不同层次的文化所能给文学提 供的/ 养料0和力量存在巨大差别。

三、 指向生命/ 大地0的途径
下层文化是怎样传授和传播的呢? 上层文化 的传授和传播, 除了语言外, 主要依靠文字。语言 文字本身是一种文化, 但它又是各种文化赖以保 存和借以发展的条件。下层文化的传授和传播, 有它自己的特点。因为我国过去一般人民, 特别 是劳动人民, 缺乏接受文字教育的机会, 所以, 他 们只能依靠日常生活所用的语言 ) ) ) 口语作为主 要传播文化的工具( 此外当然还有实际动作、 活动 等) 。这不但形成了它的特点, 也给予它的发展一 定的限制, 使单件/ 作品0的规模、 容量、 体系性的 / 膨胀0与/ 完备0受到约束。 下层文化, 一般是世代相传的, 所以我们叫它 / 传承文化0。这种文化固然在世代传承中有生有 长, 但是, 比起上层文化来, 它更富于稳定性。它 们的源头有的还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年代。*代英 国人类学者所盛道的/ 文化遗留物0, 正是针对它 们而言的。 从钟敬文关于不同文化所具有的不同的传播 方式的角度来探讨不同文化对文学创作的影响, 可以给我们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。上层文化主要 通过文字传播, 它固然可以获得更好的保存和播 ) 41 )
[ 6] 165- 166

的发现和对原来理解的世界和精神领域或版图的 修正。因此, 当巴赫金理论于 20 世纪 80 年代引 入中国思想界以后, 钟敬文对之产生了强烈的共 鸣和激赏, 而这种心灵效应的基础就是他们于完 全隔绝的不同环境下不约而同地具有的共同的发 现和视野, 在不曾期待中, 视野邂逅契合。那么, 巴赫金、 钟敬文何以如此重视民间俗文化、 俗文学 对于文学、 文学理论的意义呢? 钟敬文以那样谦 卑而诚恳的态度向从事文学理论的人们指出/ 我 认为民俗学, 也是一种视野、 一种方法0的深义究 竟何在呢? 也许我们从钟敬文的文化层次论上能 寻找到一些理论依据的轮廓。既然上层文化和文 学为统治阶级所创造和享有, 那么它自然更契合 上层阶级的思想话语, 既然中层俗文化、 俗文学发 达并盛行于城市市民阶层, 那么它们自然更契合 中层城市市民阶层的思想话语, 而下层文化、 民间 文学则是下层百姓的创造和享有物, 则符合下层 百姓的思想话语。进一步, 上层阶级的思想话语 自然更多地以政治权力为中心, 中层市民阶级的 话语自然更多地以经济利益为中心, 而下层百姓 的话语自然更多地以生存、 情感、 德性为中心; 如





散并使具体文本保留更多的个体形态细节, 然而 它的最大的弊病却是: 虽然它得到更好的保存, 但 它最容易被固定、 最容易被物化、 最容易落入工具 理性的越来越无边的运转网络, 同时脱离并远离 创造它的母体 ) ) ) 人类生命主体, 它易于被注册、 整合、 规训到上层统治文化的体系中, 成为生命的 异己的东西。因此, 在文字造就的浩如烟海的形 态化的文化累积中, 它易于迷失其中, 同时也易于 让那些在浩如烟海的文字/ 遗迹0中寻找知识或审 美 的人搁浅 在无边堆 积物的一 隅, 浪 费时间 和 生命。 相反, 下层文化靠世代口耳相传, 这种传播方 式虽然使一时一地一人的个别言词及其创造得以 传播保留的难度急剧增加, 但也使人们的创造和 发现的精神财富得以经过严格的时空过滤、 冲刷、 筛选, 同时由于金字塔底层的民间文化的创造者 和享有者数量的巨大, 使得这个文化的生存圈极 为广大, 汇聚的智慧、 经验和情感、 感悟最为丰富, 并经过大量的传播链条上的生命个体的修改、 补 充、 生发, 从而使这些文化创造物的生命力、 普适 性更强, 精神和生命的包容性更强。 而且处身于口语为主的话语传播系统中, 除 了通过语言的语义传递信息之外, 口语给文学或 生命主体带 来的最根本的不 同之处和优越 之处 是, 它使生命主体 靠*生命主体, 它的话 语的语 调、 声音带来了文字所少有或不具备的、 损失了的 生命主体的情感, 精神的信息、 能量, 特别是口语 话语的交际中, 还有更完备、 更复杂微妙的语境能 量和信息的释放, 以及主体的实际行为等身体/ 语 言0的作用和效能的发挥。所以钟敬文在探讨民 俗学的方法时指出: / 他们只能依靠日常生活所用的语言作为主 要传播文化的工具( 此外当然还有实际动作等) 。 / 我现在年龄已高迈, 不能随意到各种群体中 去考察人们的行为、 心态, 亲自体味他们的生活意 蕴 ,,0 这虽是在谈民俗学的工作方法, 但反过来说
[ 6] 166, 233

同时, 靠*下层文化, 即是靠*最广大的人类生命 群体, 更亲*跨越时空、 经过时间磨洗的生命文化 的朴素精华, 也更有机会接触到难以归纳、 整合、 规训、 工具化、 理性化的生命和文化样 态的丰富 性、 多样性, 而声音、 身体语言和语境的综合效应 传承、 交流的是单纯的中上层文化、 书面文化所难 以承载和运转的微妙的、 丰富的、 异质的人类生命 和大自然的精神与能量。因此, 下层文化及其传 播方式对理解文学和建构文学理论来说, 大有天 地, 大有文章可做。

四、 文学的/ 民间0: 生命主体的现实
打开民间文学、 民俗学的视界和领地, 将促使 我们发现文学和文学理论的更微妙、 更深刻的一 面。民间话语的传播方式和民俗学的方法启示引 领我们发现文字以外的天地, 自然会把我们引向 帕里- 洛德理论[ 8] 所关注的精神领域以及声音、 气味、 目光等非/ 语言0的表意方式及生命主体的 自身: 身体、 自我的身体, 灵肉的亲在, 从而走向和 抵达生命主体的精神世界, 在那里全面遭遇和发 现如莫言笔下的那种文学世界, 领悟 / 作为* 姓的写作0的真谛。 内在的生命主体精神既是民间文化的生气或 命脉所在, 也是真正伟大的文学所追求的抵达地 或灵魂归宿。如同有的民俗学者所指出的那样: / 民俗学应该关注民俗的各种形态, 而不应该 只限制于研究民俗的一种形态; 民俗学应该探讨 民俗的各个方面以及各个方面互动而成的整体, 而不应该只限 于把握俗传的 一个方面。有 鉴于 此, 民俗学必须找回那些被省略了的因素, 必须恢 复那些被抽象出去了的内容, 也就是说, 民俗学应 该从民俗模式研究上升到民俗生活研究。即使对 于民俗生活本身的研究, 也应该增加-生活. 这个 参照系。 / , ,民俗活动是主体的实现, 在这种活动和 过程中, 体现着主体的参与和投入, 贯穿着主体的 作为。[ 9] 160- 164 0 从这些论述中, 我们可以看到, 民俗或民间文 化的各种形态固然是民俗学研究的重要对象和目 标, 然而对真正的民俗生活来说, 主体才是最为根 本的, 赋予这些模式、 形态以意义的东西。因此要 真正深入研究民俗学/ 必须找回那些被省略了的 因素, 必须恢复那些被抽象出去了的内容0, 必须 由文化形态、 民俗模式的/ 物质化0、 固化0 的表 /

明了口语交际中生命主体与生命主体在实际语境 中的亲密接触的意义的重大。 因此, 底层文化、 民间文学天然地靠*生命主 体、 靠*人类的精神本性、 存在实际, 它所承载的 话语自然天然地更接*伟大的文学, 而上层文化、 中层文化及其维系的文学自然往往更*于工具理 性话语, 更远离生命主体、 个体生命的精神实际; ) 42 )

文学诉求中的/ 民间0 含义

面, 深入、 上升到/ 民俗生活0的研究, 而生活的中 心和生活的力量来源于主体、 生命主体。因此: / 从民俗模式研究跨入民俗研究的第一步是 请回被忽略了的活动主体 , ,我们对主体的关心 要从对人生的关心切入。 / 民俗学研究民俗模式和民俗生活, 联系人生 来说, 也就是研究人生过程中表现的群体模式以 及人们对它们的表演。不过, 人生并不只有表演 这一个层面。人生 包括表演、 编排、 隐秘三个 层 面。表演是公开的、 正式的、 实际的呈现, 主要是 当着众人, 面对他人的呈现, 民俗模式和民俗过程 是它的基本内容和基本框架。[ 9] 163 0 显然, / 活动的主体0、 表演0无不是对生命主 / 体的强调, 而/ 民俗模式和民俗过程是它的基本的 内容和基本框架0, 则/ 基本0之外呢? 显然是生命 主体的情感、 意向、 体验等等。作者进一步说: / 隐秘是私下发生的自我呈现, 是见不得人或 人不得见的呈现, 既包括意识的, 也包括 无意识 的; 既包括实实在在的, 也包括想入非非的。这是 人性的自由领地 , ,我们应该从人生的这三个层 面来看主体的生活和生活的主体。 / 从研究民俗生活的愿望出发, 隐秘这个层面 不能分占我们太多的注意 , ,当然这不排除我们 在另外两个层面追根溯源的时候稍稍涉及这个层 面, 也不排除我们在审视另外两个层面时将用余 光顾及这个层 面的存在。民 俗生活属于表 演层 面, 民俗生活构成和建立在编排层面, 因此, 它们 才是我们的研究对象。 [ 9] 163- 164 0 显然隐私是难以共性化、 普遍化的, 因此无法 从民俗学的角度来谈, 尽管可以/ 用余光顾及0 并 / 稍稍涉及0, 然而文学不是/ 科学0, 不是做工具理 性体系的认识论工作, 或者说工具理性认识论的 工作不是文学的生命所在, 而它的生命所在恰恰 在于/ 隐私、 隐秘0, 在于认识 论的科学或学 科的 / 无法0谈论的所在, 这里, 这一片/ 人性的自由天 地0, 正是文学的生命源泉所在。 尽管为了/ 文字化0、 展开化以达到传递、 传播 的目的, 文学对/ 隐私、 隐秘0层面的展开、 叙述、 书 写必然依赖语言文字为工具载体, 借助编排来对 表演做移植再现, 借助民俗文化的各种模式形态 来构建、 完成、 实现作品的形态, 然而文学的命脉 系于/ 隐秘0之处, 这里是它的沸腾的或沉寂未发 的能量之源。因此, 民俗学的/ 游客止步0、 闲人 / 免进0的/ 私人空间, 请勿打扰0之处, 正是文学长

驱直入、 尽情遨游、 肆意作为的所在。这正是民俗 学与文学, 民俗、 民间文化与小说隐秘相连又截然 不同之处。正是在这一点上, 我们既赞成有些评 论家( 如张清华) 对莫言的描述, 又并不主张止步 于他们的分析和结论: / 从-人 类学. 的角度来看莫 言, 也许是 一个 -捷径. 。从这个角度, 复杂的问题会变得简单和 清晰起来。艺术的复杂与综合, 其实是一切生命 样态本身的复杂所导致的映象, 在当代中国, 哪一 个作家能像莫言这样, 对人类学的丰富要素有如 此的敏感和贴*的理解? , ,是人类学的丰富思 想滋养和-点化. 了莫言, 使他原有的丰厚和朴素 的民间文化经验被提升, 成为了可以跨越文化的 沟通可能的-人类经验. 。 / , ,莫言的意义, 正在于他依据人类学的博 大与原始的精神对伦理学的冲破。 / 民间世界也只有在人类学思想的烛照下, 才 能成为和大地、 酒神、 历史和生命本体论的美学相 联通的东西, 而不只是*俗和风情 , , 0 显然, 如同对莫言小说的生命力来说, 重要的
[ 10]

不是民间的民俗文化的形态, 而是民间民俗文化 中活的主体精神一样, 对莫言来说, 重要的不是人 类学的/ 类0的视野、 科学眼光, 而是/ 作为*傩0 所体验的民间文化中的生命主体精神。他是通过 他在民间的生活经历以及在 这种经历中对 自我 ( 包括世界) 的发现, 而不是间接地通过记录的文 本形态的民间文学、 人类学, 并借助想像和认知而 靠*他所抵达的文学生命的/ 血地0、 源泉0的。 / 董晓萍的5乡村戏曲表演与中国现代民众6中 说: / 下乡后, 我们双方的眼界都被*傩沾蚩, 那些原来在书面记录中看不出来的、 丰富的民间 的-潜台词. , 以及秧歌戏的社会文化内涵, 在当地 的民俗中表演出来了, 这让我们重新认识到 60 年 前 搜集 和 保留 的 这部 秧 歌戏 资料 集 的可 贵 价 值。[ 11] 7 这里的丰富的看不出来的/ 潜台词0 是书 0 面中无法看到的, 非文字的, 民俗学记录中所难以 企及的, 是要在表演中才能显现的。 秧歌戏的含义, 反映在文学记录中的只是一 小部分; 另一部分, 则要求学者深入到它的表演环 境中去观察和 体会。而学者 一走入这种表 演环 境, 那些在文字记录中看不出来, 或者看出来也不 知所云的台词的意义, 便在更为广阔的民间社会 背景下展示出来了。
[ 11] 10

莫言小说与其说得力于人类学的/ 点化0, 不 ) 43 )



灵 2002( 1) . [ 2] 陈思和. 民间的沉浮: 从抗战到文革文学史的一个 解释[ M ] / / 王晓明.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论: 下卷. 上海: 东方出版中心, 2003. [ 3] [ 4] [ 5] [ 6] [ 7] [ 8] 赵树理. 回忆历史 认识自己[ M ] / / 赵树理文集: 第 4 卷. 北京: 工人出版社, 1980. 莫言. 作为*傩盏男醋鱗 M ] / / 莫言. 小说的气味. 沈阳: 春风文艺出版社, 2003. 王蒙、 郜元宝. 试谈我们时代的文学[ J] . 当代作 家 评论, 2003( 5) . 钟敬文, 巴莫曲布嫫, 康丽. 谣俗蠡测[ M ] . 上海: 上海文艺出版社, 2001. 程正民. 巴赫金的文化诗学[ M ] . 北京: 北京师范大 学出版社, 2001. 约翰 # 迈尔斯 # 弗里. 口头诗学: 帕里- 洛德理论 [ M ] . 朝戈金, 译. 北京: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 2000. [ 9] [ 10] [ 11] [ 12] 高丙中. 民俗文化与民俗生活[ M ] . 北京: 中国社会 科学出版社, 1994. 张清华. 叙述的极限[ J] . 当代作家评论, 2003( 2) . 董晓萍. 乡村戏曲表演与中国现代民众[ M ] . 北 京: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, 2000. 何向阳. 一个叫/ 我0 的孩子[ J] . 莽原, 2002( 3) .

如说得力于对童年生活经历的记忆。没有对童年 的记忆, 没有童年的眼界, 就没有对童年生活的那 样的认读、 再发现, 因此, 人类学也无从/ 点化0 什 么。何向阳通过对莫言的解读也指出: / 我不想直 接看到观念的东西, 包括民间这样一层理论的固 化和自觉, 我不知道这种定语来源于评论家的发 现界定为好, 还是来源于作家自己的言论强调为 好, 但是我知道假如一个作家过分强调说明并成 为自己作品的阐释者和辩护人, 那么他的文学本 身的分量便也变得颇可置疑了。一切理论, 如果 它只是生命外的, 那么就让它在生命外。 幸运 0 的是, 生活的遭遇使莫言沉落在了生活的真实的
[ 12]

残酷层面, 也是生活的遭遇和记忆使他认同、 选择 了/ 作为*傩0的写作立场。莫言的个案也启示 我们, 作为文学诉求的/ 民间0最终要沿着人类学、 民俗学引领的方向而超越人类学和民俗学的形态 性藩篱、 跃入生命主体的现实。这里只关心生命 与生命、 主体与主体的存在和感受, 只关注现实中 的每个生命主体内心不断涌流的精神源泉, 而超 越任何外在的文化分层。因为在这里, 文学抵达 了它的生命的真正的根性源头, 在这个离生命本 身最*的地方, / 人间的气息 ) ) ) 赋予他们( 作家) 神奇的力量0 [ 12] 。
[参 [ 1] 考 文 献]

莫言. 文学创作的民间资源[ J] . 当代作家评论,

What Does the Term / Folk Culture0 Mean for Literature: Mo Yan as an Example
Zhang L ing
( D ep artment of J our nal , China Univer sity of Po litical Science and Law , Beij ing 100088, China)

Abstract: T he meanings of t he w ords / f olk0 and / f olk cult ure0 are dif ferent in t he eyes o f dif f erent dis cussant s. M o Yan. s under st anding abo ut t he w ord / f olk culture0 is close t o ant hropolog ist s. and t he expert s. on fo lklo re. T he v iew s and met hods of ant hro po logy and f olklore can lead literat ure t o get in t o t he mo t her eart h of life. But, event ually , t he lit erat ure w ill g et r id of t hem and jum p int o t he real it y of life subject , reaching the headspring of spirit of life subject . L it erat ure w il l t ho roughly t raverse t he co nf iguration and st rat ificat ion of culture. Key Words: Mo Yan; lit erat ure; f olk; cult ur e; spirit of lif e subject ( 责任编辑: 余志*)

)

44 )
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